• <label date-time='rb1lkf'></label>

  • <noframes draggable='zfjhq0u'>

    <sup dropzone='mxdyc7'><button id='34p07q'></button></sup><del lang='znvrynm'></del>

    <blockquote lang='29foi5c'></blockquote>

  • <ii dropzone='qbswg7cu'><strike date-time='xybrnt'></strike></ii>

      <li lang='rdmdgw0'></li>

      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文藝天地 >> 曆史人文 >> 正文

      吳梅芳:崇陽千年茶史

      來源:    2020/5/8 17:02:21     浏覽次數:0

      崇 陽 千 年 茶 史
      作者 | 吳梅芳

      01
             高佐庭在同治五年《崇陽縣志》序言中開宗明義地寫道:“近來崇之爲利,則在紅茶……今紅茶行,而各省之商至矣,外國之商至矣……每當暮春谷雨後,茶莊盛開,邑之男女以茶爲業,或采或販,或挑或揀,以及車夫舟子,缗之所入,歲以萬計。茶又不宜于曠野平原,而宜于高山峻嶺、崎岖硗埆,将來開墾種植,數千年不毛之地,皆爲利薮。複又貢獻不及,賦稅不增;植茶之利,數倍稼穑,貧轉富,富愈富。設今日乖崖宰此,仍以拔茶之政行之,民之樂從與否,未可知也!且不特不以爲善政,而以爲虐政……”

             序中生動描述了崇陽清朝時期盛行的茶事,一名茶工或運茶的車夫船工年收入尚且數萬串缗線,茶園大戶就更見富裕了。崇山峻嶺,适宜于種茶,若把數千年的荒地開墾植茶,茶利将會滾滾聚集,百姓就能“貧轉富,富愈富”。高佐庭無疑是一個關注民生的好縣官。

             而序中所提“乖崖宰此”“拔茶之政”,史書也有記載。宋《夢溪筆談》載:“忠定張尚書曾令鄂州崇陽縣。崇陽多曠土,民不務耕織,唯以植茶爲業。忠定令民伐去茶園,誘之使種桑麻。自此茶園漸少,而桑麻特盛于鄂、嶽之間。至嘉祐中,改茶法,湖、湘之民苦于茶租,獨崇陽茶租最小,民監他邑,思公之惠,立廟以報之。”


             說的是北宋名臣張詠(号張乖崖,谥忠定)曾在湖北崇陽當縣令。崇陽多荒地,百姓不知耕種和紡織,唯以種茶爲生。張縣令到任後,爲避免日後受茶稅之苦,便誘導百姓種桑樹和苎麻,并下令砍掉茶園,從此茶園越來越少,而桑麻在鄂州和嶽州之間盛起。嘉祐年間,朝廷增加了湖州湘州地區茶民的稅率,隻有崇陽縣茶稅最少,百姓想起張縣令的好處,于是自發出錢,給已離任的張縣令立了一座廟。這說明早在千年前的宋朝,崇陽就已經茶業興盛,達到“唯以植茶爲業”的地步。事物常常是物極必反,爲讓百姓免收将來的茶稅重負,張乖崖以其先見之明,來了個“拔茶植桑”的運動。

              崇陽在宋、清兩朝茶事就達到“民以茶爲業”的全盛狀态,這說明崇陽的地理、土壤、氣候非常适宜種茶。崇陽培育茶産業,發展茶經濟,可謂得天獨厚。

             從曆朝曆代崇陽茶的品牌、生産和銷售情況中,可知崇陽茶自曆史的荒蠻中萌芽,從質樸走向精美,從山林走向塞外域外,溶入茶農辛勤的汗水變身爲“離香草”,屢屢見諸于各種典籍。濃濃茶香,韻溢青簡。

      02

             崇陽茶起于晉唐,初盛于宋,元明稍衰,清末民初鼎盛,抗戰前後衰敗,建國後逐漸恢複。

             唐毛文錫在《茶譜》中說:“鄂州之東山,蒲圻、唐年縣,大茶黑色如韭葉,極軟,治頭痛。”舊《通城縣志》亦載:“唐年老黑茶,服之消暑、止渴、解腹脹、除胃痛、健腦甯神。”中國茶在唐代以前主要是藥用。唐年縣(轄今崇陽、通城)在唐代就以藥用大黑茶而蜚聲茶界了。老黑茶遠銷番域,換回羊皮馬匹,能賺大錢。


             宋代茶事全盛,茶利極豐。前期以産片茶爲主,後期主要是散茶。唐年縣(今崇陽、通城)以龍泉山的“龍泉茶”(後稱小港毛尖)爲主的白毛尖質高價好量大,已達“民以茶爲業”之盛況。“毛尖”細茶遍銷湖湘,一斤好“毛尖”能換一石米,稱爲“接新茶”。據武大教授萬獻初等考證,古龍泉山即今青山大泉洞一帶,是指今高堤河、青山河相夾的白崖山、河水嶺、西庭岩一帶方圓百裏茶山。清代專劈一個行政區叫“茶峰堡”,茶事之盛、名氣之大自不待言。龍泉山茶在宋代記入全國的地理典籍《輿地記勝》,明代又記入《明一統志》。

             産出的茶由茶船、茶排彙入隽水各流,到小港碼頭彙總,經小港的茶莊挑選分類,精細加工,最後用馬尾松針當燃料烘烤,增其香氣,包裝上大船後,順江至漢口。經小港加工包裝的茶,外形緊細均平,白絨初露,湯色翠綠,清香淡雅,味爽甘甜,統稱“小港毛尖”。就像“信陽毛尖”并不産于信陽一樣。

             《宋會要﹒食貨志》記:“高宗紹興二十二年(1152),興國軍之永興(今陽新)、通山936.555斤,……鄂州之蒲圻、江夏、通城、武昌、嘉魚、鹹甯、崇陽177.710斤12兩(16兩爲1斤)”。

             宋代支持嶽飛抗金的丞相李綱也曾在崇陽西禅寺品過茶,縣志載其留下的《寓寺詩》有“午風吹茗碗,夜月照床書”之句。《李綱谪鄂詩文全編》中有一首詩《烹茶》提到了崇陽中洲槍旗:“安眠飽食更何求?隻欠雲腴茗一瓯。龍鳳不需誇北苑,槍旗且與試中洲。”雲腴、龍鳳、槍旗均爲茶名,北苑、中洲均爲地名,北苑在福建省建瓯市,中洲在湖北省崇陽縣。槍旗者,爲一葉一芽制作而成的綠茶,爲茶之極品,因芽尖如槍,葉展如旗,故名。在宋代,崇陽縣的制茶技術已臻造極。張乖崖的拔茶植桑,導緻崇陽乃至鄂南茶區的第一次茶事之盛走向衰落。

             元、明兩朝,因茶馬官市剝削過重及受宋代縣令張乖崖“拔茶植桑”的影響,興國、崇陽茶市漸衰,重心轉入蒲圻羊樓洞。雖不如宋代興盛,但仍是湖廣最重要的産茶區域。此時的崇陽茶、通山茶、嘉魚茶、蒲圻茶、坡山茶廣泛見諸明代史書。《明史﹒食貨志》載:“産茶之所,湖廣以武昌爲首,然當時以興國軍爲最著。”《湖廣通志》:“武昌茶出通山者上,崇陽、蒲圻次之。”武昌府轄區包括現在的武昌、嘉魚、蒲圻、崇陽等縣,興國軍轄今大冶、陽新、通山等縣,這些地方的茶葉,在元明仍居湖廣之首。

             《明史.食貨志》載:崇陽縣西南四十裏龍泉山“岩有茶,甚甘美,曰龍泉茶(後稱小港毛尖)。”《讀史方輿紀要》亦載:“龍泉山,(崇陽)西南四十裏。周圍百餘裏,山有洞,可容千百人。石渠清映,名曰魯溪,鄉人号爲魯溪岩。岩前産茶甚佳,曰‘龍泉茶’。”

             元、明時期,因茶馬貿易的需要,當時産于蒲圻、鹹甯、崇陽、通山、通城一帶的老青茶,運至羊樓洞加工成帽合茶(青磚茶的前身),大批銷往蒙古等邊疆地區。羊樓洞成爲著名的茶葉市場。

             《湖北省志》載:“在清代,茶葉一直是中國出口大宗……從1863年(清同治二年)起,沙皇尼古拉一世皇族财閥巴提耶夫便深入鄂南崇陽縣大沙坪、蒲圻縣羊樓洞等地,陸續開設阜昌、順豐、隆昌等制造磚茶的茶莊。1865年以後,俄商将這些茶莊遷至漢口,并改手工生産爲機器加工。至1878年,産茶區的俄商磚茶廠,除崇陽大沙坪,蒲圻羊樓洞各剩一家外,原有生産磚茶的茶莊大多改爲就地收購毛茶的莊口。”

             清初,伴随着茶政改革,鄂南茶事又一度勃興。趙爾巽《清史稿﹒食貨志》載:“湖北由鹹甯、嘉魚、蒲圻、崇陽、通城、興國、通山七州縣引領,發種茶園戶經紀坐銷。”《清會典》載:“湖廣歲貢茶芽二百斛,武昌府興國州六十斛。”道光四年(1824),鄂南紅茶大盛,形成楊芳林、柏墩、龍港、羊樓洞、大沙坪五大茶鎮,百多家茶莊生産紅茶外銷英、俄等國。因紅茶濃酽,近似黑色,也稱黑茶,俄羅斯和英國人非常愛喝。

             同治五年《崇陽縣志》關于茶有如下記載:“龍泉山産茶味美。今四山俱種,山民藉以爲業。往年茶皆西客買于蒲邑之羊樓洞,延及邑西沙坪,其制采粗葉入鍋火焙,置布袋揉成,收者貯用竹簍,稍粗者入甑蒸軟,取稍細之葉灑面壓成茶磚,貯以竹箱,販往西北口外,名黑茶。道光季年,粵商買茶,其制采細葉曝日中,揉之,不用火焙,陰雨則以炭焙幹。收時碎成末,貯以楓柳木作箱,外裹錫皮,往外洋賣之。”

             “各紅茶箱皆用印錫,以嘉名茶,出山則香,俗呼‘離鄉(香)草’。……自海客入山,城鄉有茶市牙儈日增,同郡鄰省相近州縣,各處販客雲集,舟車肩挑,水陸如織,木工、錫工、竹工、漆工、篩茶之男工、揀茶之女工,日夜歌笑市中,聲成雷,汗成雨。”依史料所述,略見清朝時崇陽紅茶産業之繁榮昌盛。同時記錄了清末崇陽茶事乃從龍泉山興起,還詳細記載了早期紅茶的制作、包裝、運輸、銷售情況以及茶事興隆百姓歡樂的景象。先是粵商代英國資本家采辦紅茶。因西客(俄商)買茶于羊樓洞,“延及邑西沙坪”,以緻沙坪開設不少茶莊。

             《崇陽縣地名志》中,對大沙坪北面的燕窩街(後名雙港,從此處翻過皇帝垴便是蒲圻的羊樓洞)茶市的興旺情景也有記載:“每年暮春谷雨前後,新茶上市。燕窩街上,人流絡繹不絕,或擔挑,或車運,擁擠嘻笑,熱鬧異常,慰然一觀。”當時崇陽茶業之盛,在高佐庭序中亦可見一斑。

             崇陽古代文人還留下了直接描寫茶事的專門性茶詩茶詞,非常有史料價值。同治五年縣志轉錄嘉慶年間邑内撥貢劉鎮鼎作《采茶行》:“……山前山後種茶場,春風初試芽旗香。六斑好趁雨前采,背束筠籃手提筐。采茶須采早,莫待茶芽老。茶老價亦廉,茶早售較好。朝采茶,暮采茶,山花壓損鬓雲斜。蠶事未了茶事急,忙煞山中兒女家。”該詩所寫茶事真切自然。崇陽自宋代張乖崖拔茶植桑後,明代茶又稍興,以至桑茶并重,農家女兒忙不過來。詩中有韻味有茶情,讀來清新隽永,鄉情撲面。

             崇陽茶在清末民國初的百年盛期中,也有幾次衰落與變遷。據萬獻初先生考,道光至同治初是以小港爲轉運中心,以龍泉茶爲主的紅茶盛期,由于茶的質量好,價格和利潤都高,一箱紅茶五十來斤,價爲54.325兩白銀,難怪茶農“貧轉富,富愈富”。然好景不長,代表英帝國主義利益的粵商日減茶價以圖重利。同治十年(1871年),茶農已無利可圖,忍無可忍,搗毀了縣城周圍的英商紅茶莊。清政府軟弱無能,迫崇陽縣政府賠給茶莊白銀6811兩,縣政府則把這些錢攤派到各家茶農身上,從此崇陽紅茶業一蹶不振,茶事重心轉移到俄商開莊壓青磚茶的大沙坪。

             俄商在大沙坪開莊的12年是以老青茶爲主的再盛時期。1876年俄商撤莊漢口,仍在大沙坪設點收茶,同時隽水兩縣的崇陽、通城茶大量增漲,除小茶莊壓制一部分磚茶外,一大部分人擔挑車推湧入羊樓洞茶莊,兩縣大量的茶工也到羊樓洞衆多的茶莊去賣工謀生。這時期兩縣茶的産量在增,但由于茶莊不興盛,失去茶事中心的依托,漸漸依附于羊樓洞了。清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崇陽一縣産茶2.4萬擔,多數運入羊樓洞加工,自己的茶莊隻壓少數茶磚,還有一部分則船運至漢口加工,出口紅茶2.4萬多箱(每箱50斤)。至此,隽水兩縣的崇陽、通城茶事又漸冷下來,亦與太平軍數年駐大沙坪阻斷交通有關。

             據《湖北通志》記載:“同治十年,重訂崇、嘉、蒲、甯、城、山六縣各局卡抽派茶厘章程中,列有黑茶及老茶二項。”這裏講的黑茶指紅茶,老茶即指老青茶。清末和民國初期,由崇陽大沙坪等幾大茶鎮提供老青茶原料的蒲圻趙李橋茶廠制成的磚茶,外銷蒙古、蘇聯,内銷東北三省及内蒙古、新疆、西藏等地。民國三年(1914年),崇陽縣有茶園3萬畝,産量5萬擔。

             民國初,大沙坪雖仍是隽水兩縣的茶葉集散中心,但已無往日氣派,遠不如隔山的羊樓洞了。雖有“永玉”“古城”等茶莊茶行在營業,但都後勁不足。倒是羊樓洞來的雷姓茶莊主開的“大德生”分莊資本大,生意好,維持的時間最長。

             抗戰時,日軍飛機幾次轟炸大沙坪,幾家茶莊被徹底炸毀,“大德生”分莊也被炸掉一半不得不停産。至此,興盛數百年的古茶鎮大沙坪完成了曆史使命,昔日那勝過縣城的繁華茶事湮滅。抗日戰争爆發後,茶園基本荒蕪。民國31年(1942年),茶園面積1000畝,産量3000擔。

             然而,《鹹甯文史》2013年第一期刊載傅新源文章《壟斷大沙坪的胡同順商号》,卻提到還有遠比“大德生”興盛的胡姓“同順”商号。文中提到老闆胡華山于民國初年在大沙坪田家嘴創辦茶莊,曾以“同、順”二字冠頭寫了一幅對聯“同觀大海,順看豐年”,果然得心應手,财運亨通。

             “胡同順店員、學員有20多人,坐蹲漢口、長沙、湘潭、嶽陽、新堤、修水、趙李橋等外地負責掌握信息的‘水客’有七八人,做飯、種菜及打雜的後勤人員有10多人,職工衆多,可謂家大業大”“胡同順商号規模極大,辦茶莊的廠房,占地面積達80多畝……揀茶車間,可容300多工人;收茶車間,容量更大,平均每天收茶葉約1000擔左右;燃料車間,亦同樣,平均每天收購的木炭不少于千擔……茶分青茶、紅茶、老茶三種:老茶運蒲圻羊樓洞茶廠壓茶磚,銷蒙古、俄羅斯;青茶、紅茶銷江蘇、浙江及全國其他各地……在各茶莊的相互競争中,胡同順茶莊一直大顯身手,遙遙領先,其他如楊家、記玉、信記、大德生等茶莊均望塵莫及。”

      03

             新中國成立後,崇陽茶葉生産幾起幾落。80年代初,全縣有茶場258個,其中,國營茶場3個,鄉鎮25個,村辦140個,校辦90個,茶葉專業村1個(雙港公社趕龍村)。1982年,全縣茶園面積4.82萬畝,産量1172.75噸,縣成立茶工商總公司負責茶葉生産、收購、銷售,當年上繳國家稅金97.5萬元。1984年,綠茶産大于銷,價格下跌,全縣80%以上的國營、集體茶場茶葉積壓,部分茶園棄管。1988年,全縣茶園面積3.16萬畝,産量1.390噸,境内豐産茶園由個體戶承包經營,低産茶園荒蕪。

             1992年秋,境内茶園毛蟲爆發,全縣茶園面積3.83萬畝。1993年,崇陽有茶園5萬多畝,全縣有國營、鄉鎮、村茶場300來家。大沙坪西側的桂口港兩岸茶園最密,古爲燕窩街、今爲雙港鄉一年産茶4000擔以上,占全縣總産量15%。1998年,開始毀茶栽竹,縣直、鄉村、學校茶場多數改栽雷竹,茶園面積逐年減少。1998—2002年,國營跑馬嶺茶場、沙坪紅衛茶場、石城茶場、桂口茶場、青山雷城茶場、蔡墩大坪茶場、桂花泉鎮茶場、國營桂花茶場一、二分場改作雷竹基地,茶園面積減少1.3萬畝。2005年,全縣僅有茶場25個,茶園面積1.23萬畝,年産茶葉520噸。

             經過茶農茶商們的不懈努力,崇陽曆史名茶有的流傳至今,有的經過改良得以恢複芳名。60年代以後,尤其是80年代,湧現出一批名優新特茶,多是高檔綠茶。有的茶榮獲省優、國優、部優大獎,有的被命名爲“中國名茶”。

             “小港毛尖”(宋代名龍泉茶)是著名的曆史名茶,當代茶學專家莊晚芳教授編著的《中國名茶》一書就載有崇陽的“小港毛尖”,多本茶葉教科書上亦有提及。1988—1991年,新的“小港毛尖”連續四年被評爲鄂南優質産品,1989年獲湖北省首屆陸羽杯獎,1990年又獲第二屆陸羽杯獎,1991年榮獲湖北省優質産品稱号。

             國營桂花茶場推出的拳頭産品“西廂碧玉簪”吸收了崇陽古茶文化和羊樓洞古茶文化的精髓,是一款質量上乘的名茶,1989年起連續四年被評爲省廳優質名茶,1991年榮獲湖北省政府優質産品證書,此茶讓人想到《雙合蓮》的愛情故事,極具文化韻味。

             國營跑馬嶺茶場生産的“霜峰劍”綠茶,原名“雙峰劍”,因兩山對峙而得名;後因湯色碧亮,香氣持久,滋味鮮爽,兼又外形挺直似劍,白毫滿披似霜,改名爲“霜峰劍”,此茶爲鄂南十大名茶之一,1990年和1991年兩度榜上有名,1998年在中國名茶節上,獲陸羽杯特等獎。

             雞鳴峰茶場生産的“劍春”“龍井”“毛尖”和“龍珠”茶暢銷省内外,其中“劍春茶”1998年榮獲中國“陸羽杯”金獎,2000年獲湖北省茶葉特等獎。場長周天甫2002年被湖北省人事廳授予“湖北省農村鄉土拔尖人才”光榮稱号,雞鳴峰茶場被崇陽縣委定位農業綜合開發區。1994年,省委書記關廣富曾到茶場視察。

             雙港趕龍茶葉專業村,435畝茶園分布于高山陡坡,稱“挂壁茶園”。趕龍村有茶場,組有茶園,有地必有茶。從1956年開始,在大隊黨支部書記劉茂齋的帶領下,挖垱固沙,墊茅增土,改坡地爲梯埂茶園250畝,茶葉連年豐産增收。1965年,采摘面積211畝,總産650擔,畝産308斤。是年劉出席全國茶葉會議,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大隊榮獲國務院嘉獎。1985年全村120戶産茶980擔,戶平均960斤,收入5.8萬元,戶平568元,有十戶達千元以上。1996年以後随着市場的滞銷,茶葉生産逐漸萎縮,茶地基本荒蕪。

      04

             春回荊楚,綠意盎然。随着綠色發展畫卷的展開,一股綠潮在我省悄然湧動,全省都在營造綠色環境,發展生态經濟,實現資源的循環利用和經濟可持續發展。鹹甯地處長江以南和幕阜山北側之間,氣候溫暖,雨量充沛,年平均氣溫爲17度,年降雨量1500毫米以上,土壤多呈酸性,丘陵起伏連片,發展茶産業得天獨厚。

             2013年以來,鹹甯市委、市政府提出“打造百億茶産業”戰略号召,既是傳統綠色經濟的重振,也是曆史茶文化的重塑。如今,在省委、省政府的重視和支持下,赤壁羊樓洞已打造成萬裏茶道的源頭,成功舉辦國際茶業大會。這也是崇陽茶産業的發展機遇。

             “唐年縣大黑茶可治頭痛”;“民不務耕織,唯以植茶爲業”;“龍泉山産茶味甘美”,一斤小港毛尖換一擔白米;“湖廣茶以武昌爲首(包括崇陽茶)”;“武昌茶出通山者爲上,崇陽、蒲圻次之”等,這些茶事道出了崇陽茶的質美譽佳。尤其龍泉山茶,舊志上被稱爲“離鄉(香)草”,深含哲理和詩意。鄂南著名作家柯于明在長篇小說《茶牌坊》中對“離鄉(香)草”作了精彩诠釋:“茶葉長在樹上是普普通通的葉子,離了樹就變香;長在山中是平平常常的草,出了山就變香。”“離香草”這一雅稱可以說是古代崇陽人民對茶文化的一大貢獻。小說中美麗堅強的女商人雷夢瑤在羊樓洞開設茶樓時,就選擇了“離香草”作爲茶樓的名字。

             如今,崇陽配合省、市部署,正在大力發展綠色經濟,複興茶産業,制定《茶産業發展規劃》,确定到“十三五”期末,建成基地10萬畝、産值超25億元的茶産業大縣發展目标,每年以2萬畝的速度推進。重點發展以綠茶爲主,适當發展白茶、黃茶、甜茶等,種植品種全部采用國家審(認)定的安吉白茶、黃茶、烏牛早、中茶108等無性系良種。加大茶産業招商力度,從江浙一帶引進一批實力強、技術過硬的老闆,在每個茶葉主産區有計劃地安排江浙老闆入駐,帶頭辦基地,增強輻射效果,主要生産高檔白茶、綠茶、紅茶、鐵觀音和青磚茶。

             目前,崇陽縣已建成茶葉基地9萬畝,1000畝以上的基地6個,500畝以上的基地20個,從事專業種茶大戶200多個。2015年以來,“隽水源”白茶、“一盅春”野生甜茶、“力沃”磚茶等六大茶葉在國家、省農博會、茶博會上11次獲得金獎。2017年,崇陽獲得“全國重點産茶縣”稱号,2019年,青港白茶基地茶園被評爲“中國美麗茶園”,提升了崇陽茶葉品牌知名度,爲崇陽茶葉走出去,形成核心競争力奠定了基礎。

             相信憑着深厚的曆史積澱,良好的傳統基礎,巨大的市場需求,加上縣委、縣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崇陽人民的共同努力,崇陽茶産業一定會能夠更加發揚光大,茶葉帶來的利潤一定會富民強縣,并爲鹹甯打造“百億茶産業”增色添彩。

      21.jpg (61.24 KB, 下載次數: 0)

      下載附件

      7 小時前 上傳


             “茶”字上、下均爲草木,中間包着一個“人”,這形象地說明人們種茶、喝茶,就是親近自然,在與茶的親密接觸中,可以感悟自然和生命,适性而悟道,返樸而歸真。發展綠色經濟給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提供了可能,而青山綠水是崇陽最靓麗的名片。古代萬裏茶道上的崇陽大沙坪,茶史上曾與赤壁羊樓洞齊名。重振傳統茶産業,打造荊楚新綠谷,崇陽已備天時地利人和。往事可鑒,識時而爲。

             最是春光滿山野,綠色富民正逢時。

       

      熱門資訊

      +更多

      資訊排行

      +更多
      鄉村振興看崇陽,一聲春雷冒出了一個雷竹小鎮!
      引言:雷竹,實爲早竹之變種,因早春打雷即出筍,故名。雷竹小鎮,像崇陽縣在“鄉村振興推進年”春雷聲中冒出的新鮮産物。一個依托雷竹資源而建成的集産加銷、遊…[詳細]
      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服務條款  發貼需知  幫助指南  保護隐私權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招賢納士

      Copyright @ 2010-2019 cyrx.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崇陽熱線 崇陽熱線-崇陽綜合門戶網站 版權所有

      崇陽熱線-崇陽綜合門戶網站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5-3898333 舉報郵箱:hbcyrx@qq.com

      網站備案:鄂ICP備12010781号-1  

      鄂公網安備 42122302000102号

      中央網信辦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警察報警平台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崇陽熱線常年法律顧問:湖北順風律師事務所 黃錦旗13177400148